比ChatGPT更厉害的竞品要来了阿尔法狗创始人AI还是玩具但终会成电

谈及人工智能(AI),很难绕开“DeepMind”。这家2010年成立的公司取得了几项重要的人工智能里程碑。2016年,它推出AlphaGo(阿尔法狗),击败了世界著名围棋棋手李世石;它开发了能预测蛋白质2亿多结构的算法,还称将应用此算法控制核反应堆。

↑阿尔法狗创始人哈萨比斯(中)庆祝AlphaGo战胜李世石(右)

DeepMind使用的“深度学习”技术催生了生成性人工智能——可以帮助人们创建图像或编写文本的算法,该领域最知名的就是OpenAI公司的聊天对话机器人ChatGPT。而在ChatGPT发布后,众多公司争先恐后地推出聊天机器人,包括DeepMind的母公司谷歌。

不同于母公司对参与这波热潮的热切,DeepMind选择了“等待”,宣称会在今年推出“私人测试版”聊天机器人Sparrow(麻雀)。据悉,该产品已开发很长时间了。早在去年9月,ChatGPT推出之前,DeepMind就曾发表过Sparrow的论文。今年1月时,该公司透露它强于ChatGPT,“Sparrow可以做ChatGPT做不到的事情”。

有产品,却不发布?有人质疑该公司“是害怕了”,“害怕”其推出的机器人比不过ChatGPT,动摇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。近日,DeepMind公司CEO及联合创始人哈萨比斯回应了质疑,并解释了其对聊天机器人的看法。

“生成性AI是一种时尚,

还缺少一些真正的大东西”

聊天机器人热潮下,人工智能领域竞争压力越来越大的同时,“翻车事故”也不少。近日,由于提供了不可靠或不正确的信息,或者出现“情绪化的反应”,一些AI聊天机器人——包括ChatGPT、微软的必应聊天机器人、Meta公司的Galactica(一种生成型人工智能,旨在帮助科学家完成注释蛋白质或编写代码等任务)等,已经受到了约束和限制。

ChatGPT爆火后,谷歌也急于将生成性AI工具提到产品线上,推出AI聊天机器人“巴德”。然而2月8日演示时,“巴德”回答问题时出错,当天谷歌市值蒸发约1056亿美元(约7172.78亿元人民币)。有了前车之鉴,一些新加入热潮的公司开始为AI“即将犯错”而提前道歉。SnapChat本周推出了聊天机器人My AI,并“预警”说:“请注意它的许多不足之处,并(为其不足)提前道歉!”

对此,DeepMind公司CEO哈萨比斯评论说,如果要推出聊天机器人,这些公司的措施需要“事先到位,而不是事后才修复”。对于当下各公司争先恐后推出聊天机器人的现象,他说:“生成性人工智能在当下是一种时尚,也是每个人都在谈论的东西,但如果你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了很长时间,你就会知道时尚来了又走。”

↑哈萨比斯在伦敦的DeepMind总部

哈萨比斯表示,今天的生成性AI“相当有趣,非常有用”,但仍然是“有点像玩具的演示”,“还没有完全成型”。他说:“这不是错误的方向,但也不是全部的解决方案。他们缺少一些东西,真正的大东西,比如计划、推理、记忆。”

“通用人工智能

最终可能会产生像电力一样的影响”

为什么研发了Sparrow,却不参与当下的“聊天机器人热”?是害怕了吗?哈萨比斯表示,对于热潮和时尚,公司应该作出反应。他说:“当然,你必须对当前的动态作出反应。”但他称,这不是一个恐惧的问题,“而是要负责任”。

他说,人工智能开发者必须“大胆而负责”,并补充说,关于何时以及如何发布一个系统,应该使用科学方法来了解这些系统,然后再发布。据悉,DeepMind公司有一个内部道德审查委员会。

对哈萨比斯来说,处于最新人工智能热潮中心的生成性AI算法只是一个更大目标的一部分。他认为,AI聊天机器人可以与其他学习技术相结合,以推进对“更通用人工智能”的追求。

“一个通用人工智能最终可能会产生像电力一样的影响。”哈萨比斯说,“有人曾问法拉第,‘电有什么用’?而他说,‘新生儿有什么用’?我有点觉得,我们现在正处于法拉第为公众做皇家学会演讲的那个时刻……也许这些大型聊天机器人有点像那样。”

↑法拉第向大众讲授电磁学

1831年10月,法拉第成功完成了电磁感应实验,他在皇家学会做了公开的演示。“电磁感应现象”的发现,把电能推上了历史的舞台,人类逐渐进入电气时代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实习记者 邓纾怡

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郭宇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